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真人线上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真人线上娱乐

真人线上娱乐:图片版权困境调查:摄影师没遇过侵权 都不好意思叫资深

时间:2019/4/15 13:26:43  作者:  来源:  查看:10  评论:0
内容摘要:  视觉中国沦陷之后,全景网络、东方IC网站也无法打开。4月12日,国家版权局官方微信称,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  舆论声中,各种论调都有。昨日,人民日报公众号发评论称,吐槽归吐槽,但是不能搞情绪化,不能毁掉中国近几年来好不容易提升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还得回...
  视觉中国沦陷之后,全景网络、东方IC网站也无法打开。4月12日,国家版权局官方微信称,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

  舆论声中,各种论调都有。昨日,人民日报公众号发评论称,吐槽归吐槽,但是不能搞情绪化,不能毁掉中国近几年来好不容易提升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还得回归法律的标准,厘清问题所在……把讨论“带上道”,才能促进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刺猬公社寻访了十位摄影从业者,有被人怒吼“你去告我啊”的影视从业人员,有最厌恶别人叫自己“顺便免费帮忙拍张照片”的自由摄影师,有讲述20余万元和解版权纠纷的媒体人,还有在拍照时“相机差点被火烧了”的图库编辑。以下是他们的故事和对于视觉中国图片版权事件的看法。

  你去告我啊!

  名字:大卖

  职业: 影视从业人员

  从业年龄:四年

  据我所知,视觉中国一般通过线下销售人员进行销售。销售人员会根据使用人的使用用途来定价,销售价格弹性很大,而且很不透明。

  把图片放进图库,是摄影师挣钱的方式之一。他们赚钱的方式有很多种,可以做商业拍摄,也可以做摄影收费教程。

  如果摄影师的图片被侵权,一般是摄影师自己维权,或者图库替摄影师维权(维权的作品必须是图库中的图片)。但是不论哪一种,维权的时间都非常的漫长。

  我平时拍摄城市风光和自然风光比较多。对于风光摄影来说光线非常重要,日出,日落时候光线是风光摄影师所追寻的。所以摄影师经常需要起早贪黑。有一次,我为了拍摄城市日出,早上三点钟起床从酒店出发,到了拍摄点以后,走楼梯爬了60楼到达顶楼,等待日出。还是挺幸苦的。

  有时候听到别人说“你不就是按一下快门吗?”“不就是一张照片吗?”他们是真不懂,我需要花费大量财力购买器材,花费大量时间去进行拍摄,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去学习摄影知识。这些难道不是投入吗?不是付出吗?

  有一次在拍摄城市风光的时候,爬到了一个几十层楼的楼顶,但是发现周围水泥墙很高,难以拍摄,就爬到水泥墙上趴到上面进行拍摄。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稍有不慎可能真的是“粉身碎骨”,并且会给家人带来难以磨灭的伤痛,也会给别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在此也提醒其他摄影师,一定要保证安全再去创作。

  我的图片遭遇自媒体侵权非常多,最初的时候有联系过自媒体,态度好点的会删除文章,态度不好的直接怼一句:你去告我啊!由于维权艰难,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所以以后干脆就不理了。实在无暇顾及。

  摄影是我的唯一的爱好,为此自己付出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当摄影作品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种欣喜是很难用语言来表达的,并且很多照片背后都有难忘的回忆。照片对于我来说是很珍贵的“财富”。

  偶尔,我听有一些摄影师讲到,图库卖图之后,并没有告知摄影师,而是自己把钱装腰包了。部分图库线下销售的弊端,卖了没有,卖了多少,这些摄影师只能从自己的销售报告看到,销售报告是图库工作人员在做,具体是多少。还是不透明吧。

  大部分摄影作品我都会传到图库网站进行售卖,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它可以增加我的收入,可以支持我一直拍摄下去。就视觉中国来说,给到了我百分之二十五的分成,对!你没有听错,一张作品,创作者只能分到百分之二十五,而平台要抽去百分之75。

  吃惊吗?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视觉中国是视觉中国的问题,版权是版权的问题

  名字:晓牧

  职业:网络媒体摄影记者、编辑   

  从业时间:三年

  视觉中国的问题是视觉中国的问题,图片版权是图片版权的问题。

  拍摄商标的著作权是属于摄影师的。比如说,拍下百度大楼的人,他回去要处理曝光这些问题,那他就有著作权。

  但图片的版权环境确实非常糟糕。有些自媒体真的是乱用,乱写,不计后果。以前有一个题,拍了一组小商贩,被一个自媒体把图片盗用了,但是对方的文字是乱写的,给店家带来了很多麻烦。我私信他删除,对方也没有搭理,骂我还拉黑我。最后是联系到了平台,才解决了这个事情。这些号,靠得就是抄袭别人的图片来挣钱。

  还有一次,做的一个题很火,也被其他的号盗了图片,甚至是反复盗图,但是文字是乱配的,给当事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我之前在杭州拍过一张苹果店的照片,玻璃特别的大,据说是亚洲最大的零售店。后来被一家大型的媒体采用了,应该是从视觉中国上买的图,但是也没有署名。

  署名也很重要,这个本身就是一种侵权,尤其是你是买的。我作为一个图片编辑,作为一个摄影师,我要是去图库下图,我一定署名的。

  但是一般情况下,谁谁盗了图,我肯定不会去维权,因为太麻烦了。很多自媒体其实他是一个很无知状态,跟他交流不了,他就觉得这个图片可以随便用,文字怎么乱写都无所谓。

  外界说视觉中国钓鱼执法,我觉得也不至于。维权成本其实也挺高的,所以他就要等到你累积到一定程度,才来找你。你盗一张图,去告一次,一张图可能赔个一两千块钱,很麻烦。到了一百张了我就告一次可能还可以,我觉得这个是可以理解的。

  视觉中国对于中国图片版权的正规化是有推动作用的。他们维权以后,也会将一部分收入分给摄影师,虽然大头在他们手上。中国图片买卖的收入还是太低了,10年前一张图50元,现在一张图还是50元,但是人工成本,交通成本都高了。图片的价格,还是按照创作成本跟稀缺性定价比较合适。

  有时候确实很难核实上传图片的人,是不是有版权。因为这个东西其实你没法去核实,你不可能跟每个人都签一份合同,是吧?或者你去详细的问,这照片是不是你拍的?

  最厌恶别人叫我“顺便免费帮忙拍张照片”

  名字:林宏贤

  职业:自由摄影师

  从业年龄:七年

  我在4月11日下午开始注意此事,当时在一个国内新闻摄影师群里,有人贴了一张视觉中国网站的截图(即首张黑洞照片在其网站上在售)。

  让我刷新认知的是,行业内的部分媒体人也在讨伐视觉中国。最让我诧异的事是,一个在纸媒做文字编辑的朋友问我:假如一个明星参加活动被拍到,版权归摄影师所有吗,摄影师能把照片授权给视觉中国吗?对于把版权时刻挂着嘴边的传统媒体人,尚且如此,更不必说行业外的人。

  视觉中国上出现了国旗等具有公共属性的图片,在视觉中国后来发布的信息中,国旗、国徽是供稿人上传的,审核人员的工作纰漏导致。至于事实是否如此,恐怕只有平台自己才知道。图片库有审核机制,上传图片之前要经过注册,成为供稿人才能上传。这就考验图片库的审核团队是否足够辨别真正的作者和职业爆料人。

  不过,我们还需要具体看公共图片怎么定义,是以公共事件为背景拍摄的图片吗?通常图片库有两大类图片:编辑类和创意类。国旗、国徽的版权固然不是图片库,但如果摄影师以其为素材进行拍摄,或者摄影作品中包含国旗,照片的版权是属于摄影师的。

  我以前在报社做摄影记者,一般传统媒体还是按每个人负责的领域跟进。

  2016年春节高峰期,由于北方雪情,湘赣两省也出现大范围冰雪天气,给铁路运输造成不利影响。南下广东的大部分列车晚点,导致广州火车站大量旅客滞留,当时公布估计是10万人左右。为了能俯拍到整个广场的人群,我和几个同行步行走上高架桥,在车辆密集的桥上拍摄。现在想来,挺危险,而且也违反交通规则。但照片真的很珍贵。

  如今,变成一个自由摄影师,自然也不会再去跑突发事件。现在更多的是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摄影报道,偏纪实类,找选题—联系被访者—前往拍摄。

  遇到一次被侵权得很无奈。

  在报社工作时,曾经有一次去拍摄一个富太俱乐部的活动。因为这个活动上拍的照片只是我整个摄影报道的一部分,关于还未完成的内容,有的摄影师有个习惯,会把自己喜欢的照片发到社交平台。我当时把活动现场拍摄的几张照片,发到我个人的社交平台上。第二天我发现有个新闻网站从社交品台复制了图片,并配以通稿的文字内容,重新组成了一篇报道。

  这能找谁诉苦?摄影师靠作品表达,图片就是自我。图片可以说是摄影师的生命。最厌恶别人叫我“顺便免费帮忙拍张照片”。

  和解?20余万元

  名字:莫怀远

  职业:媒体人 

  从业年龄:7年

  2016年开始,我就开始承接各类型公众号代维代建业务,应该是在2017年,收到过视觉中国的侵权通知,当时代理的是一家注册资金1000万左右的公司,应对方式就是把过去涉及到图片版权的内容全部删除,并且消极面对,不做主动沟通。

  不知为何此事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2018年,再有两家相熟的公司,收到视觉中国的侵权通知,其中一家是从事出版发行的公司,侵权对于一家从事文化传播行业的公司,是绝对不能接受的。经过详细统计,该公司侵权图片共有280余张,经过多次磋商,该公司同意以20余万元的价格,购买视觉中国图片库使用权2年,每年可用500张照片,过去的纠纷一笔勾销。一共1000张图片,单张照片200元以上,不可谓不贵(本人所在城市,突发摄影记者普通图片约100元每张)。

  经次几役,在公众号使用图片的过程中,使用者败下阵来,但视觉中国的费用远远超过了,稿件预算,在长久以来的仇恨下,使用者逐渐倾向了摄图网、包图网等年费用较低的图片网站。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据知情人告诉我,视觉中国盈利共分为四步,收图注册版权、通过各类渠道输出图片,通过图片搜索引擎搜索违规使用图片,律师团队进行交涉索赔。并且视觉中国维权的对象大多是有偿还能力、在乎公众形象的大型公司,如果只是个人自媒体平台,想必视觉中国也不会那么用心。

  这样的做法站在版权使用角度无可厚非,但是最近发生的,将公共图片作为自己版权所有的图片进行维权,显然就有待商榷了。

  如何规避图片版权呢?

  作为一家每天都要使用大量图片的新媒体公司,有以下几个方式,可以规避使用视觉中国的图片,首先选取包图网、摄图网等包年费用较低的图片网站。其次,增加手绘制图环节,将图片大量的处理,与原图产生较大区别,增加手绘环节,就算绘制粗糙,也会别有一方风味。最后,多收集概念图或公共资源图(图文不一定有必然联系),建立自身的图片系统。

  那张广告图好熟悉。原来是我拍的!

  名字:小葱拌大方手撕豆腐

  职业:媒体人

  从业年龄:六年

  舆论一边倒地讨伐视觉中国,真让我惊讶。视觉中国一定有委屈,应该讨论知识产权的保护,而不是对某一家机构的群起而攻之。

  人们都在讨论国旗国徽等等公共物体的商业用途,但商用图片和国旗国徽本身不是一个维度,我认为,如果摄影师拍下国旗国徽的图片是具有著作权的。商业图库应该对他们的“衣食父母”——图片生产者好一点,分成比例再高一点。

  我在一家媒体工作,平时会有新闻图片拍摄。经常会有朋友或者同行发截图给自己,告知我的图片又被哪家哪家自媒体,或者新闻单位、公众号盗了,然后故作惊讶,没然后了。

  比如近期,贵州某电视台公众号就在没有得到中新网授权的情况下,擅自使用我拍摄的新闻图片,而且裁掉中新网水印和未署拍摄者名,未注明来源。

  我拍摄的图片对我来说就是作品,是通过脑力劳动得到的、具有美学纪实新闻性的图像,是某个社会事件的载体,具有不可复制性。

  我遇到过一次最让我惊讶的事情,我在贵州黄平县出差,在县城一家酒店入住,看到电梯里一幅很大很漂亮的苗族小姐姐很眼熟,打开手机翻看往年发表的新闻图片,原来是自己拍的。手足无措。

  有些是账单延迟,但有些我怀疑就是没有给摄影师分账

  名字:阿亮

  职业:互联网媒体内容运营

  从业年龄:十多年

  视觉中国除了摄影作品,还有创意视觉作品,插画,平面设计稿件等。我理解图库里的国徽国旗应该是经过有关部门批准允许对外使用的标准设计素材。但是既然有人能够提供这些素材的原始文件设计稿,我相信也不是一般人,只要他供稿的程序符合法律法规,用图方也遵守国家法规,我不认为这是有问题的事。

  反而想问,如果没有商业图片库提供素材,全国各个机构单位如果要在平面设计里使用国旗、国徽图案,该如何获取呢?都去现场拍一张吗?

  我主要是将自己的照片按照要求上传至视觉中国、东方IC等商业图片库平台,基本上维权也交给他们负责。如有销售,平台会按月支付稿费,但稿费通常到帐会延迟一个月。

  但我不是全职摄影师,主要利用节假日闲暇时间,或工作相关的一些活动,拍摄具有一定时效性和热点性的照片。另外一个拍摄机会是旅途中,将世界各地值得拍摄的地方拍下来,交给图片库去销售。有一次在美国大提顿国家公园拍北美野牛,好几百只,近距离拍摄它们还是挺吓人的一件事。

  我遇到过一些很奇葩的事情。有几次我发现某国发生的一些重大突发事件,在视觉中国等平台里看到了由电视画面截屏而成的图片,我很好奇这样的作品也可以算版权作品吗?据我所知,有很多职业传图片获利的人。

  你知道吧,遭遇盗版太多了。一次,朋友发给我一个微信大号的推送链接,说里面有我拍摄的图,而我并没有收到图库销售的信息,所以肯定是盗版了。包括头条的文章里,都有。不过好在许多类似的行为已经被视觉中国追回。

  还有一次,我供职的公司收到了视觉中国的律师邮件,里面用文档列举了数百张我们微信公众号推送内容里未经授权使用的照片,这让我很震惊,因为很多内容就是我编辑的。我当时使用360、bing等搜索引擎找到的那些图,并不知道版权属于谁,当这些推送发布几年之后,居然能收到维权投诉,不过我也非常理解,因为我自己就是盗版受害者之一。很快,我们按照对方要求删除了那些图。

  很多时候,摄影师几乎没有话语权,合同也是格式条款,对于分账比例,客户明细,实时销售记录等,摄影师很难与之进行平等对话。我自己就发现很多次自己的作品已经在网上被检索到,但图库迟迟没有销售记录的情况。有些是账单延迟,但有些我怀疑就是没有给摄影师分账(也可能是用图方没有给VCG付款)。

  真希望第三方版权机构参照发达国家先进经验,合法合理,公开透明,按合同办事,遵守契约精神。

  相机差点被火烧了  

  名字:花大姐

  职业:图库编辑

  从业年龄:一年

  我在媒体工作,平时外出采访时拍摄较多,图片类型多是新闻纪实,也会拍一些宣传类图片。

  现在因为工作的原因,接触到的都是图片摄影师,发现被侵权的事情太多了,感觉大家都见怪不怪了,但大家每次遇到侵权,还是会用合理的途径,去找到侵权的自媒体或者是官媒,要求给个合理解释。

  比如,前段时间某地举办了一个摄影大赛,我们的摄影师在参赛作品里,看到一个参赛者用他们诸多摄影师的作品去参赛,最后也只是联系了主办方把图片撤下,还是无法追究到盗取图片参赛那个人的责任。

  我一直认为图片摄影师是一个时代的记录者,一些随手按下的快门或许就反映了这个时代的发展进程。

  我最痛恨别人说我们是摄影家,这个名号被过度吹捧,导致我觉得有人说我这样说我那样,我就觉得别人在骂我,其实我就只是一个记录者啊,拍纪实事件和一些手工技艺。

  有一次,我为了拍摄砂锅制作,把相机伸到火堆前,但是火堆是有盖子盖着的,结果师傅突然把火堆上的盖子打开,大量氧气一下冲进去,火苗忽然就窜了出来,相机差点被烧到。

  我会把摄影图片像自己孩子一样看待,毕竟有时候为了一张图片付出很多。也会挑一些拍的比较好的照片去售卖,这部分相当于是对我的慰藉,没有人会一直去做一个亏本的买卖,要么获名,要么获利,一旦名和利都握不住的时候,肯定会有反抗的声音出现。

  在售卖图片方面,摄影师应该拿大头吧……摄影师很苦的。

  日本杂志给三张图两千多,国内给150

  名字:李想

  职业:摄影记者

  从业时间:16年

  摄影师的工作大多都比较辛苦,特别是新闻摄影师。我是娱乐类的新闻摄影师,比如拍摄一个电影节的红毯,往往需要提前几个小时去占位置。

  10年前,曾经有一家日本的杂志邀请我给他们拍摄了3张简单的配图图片,然后给了大概2000多元的稿费,当时把我震惊了。要知道,国内类似的配图,一张基本是50元。

  摄影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工作。目前国内的图片代理商,据我所知和摄影师的分成大多都是六四分,摄影师拿四。以前都是五五分成甚至四六分。这对摄影师有点不公平。我的图片被盗用比较多,但也没太在意,因为维权成本太高。

  照片价格越好的地方,独立摄影师越多

  名字:丁述

  职业:时政杂志摄影记者

  从业时间:十九年

  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图片价格其实是处于世界下游的,对摄影师及其不友好。 

  以前把照片拿给视觉中国,相当于版权他们负责打理,会省很多事情。每张图大概能分60%不到,独家授权是可以分到60%的,但是还要扣个税。一个月也有1万块钱上下的收入。这两年,我开始提高图片的价格,调整策略,自己打理,宁可少卖一点。现在一张图的价格,能够到800-2000元。

  但这个价格跟国际比仍然是低的。我给Newsweek拍过一张照片,比一个跨版小一点,大概是人民币8000元左右。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经常买《时代周刊》和《卫报》的图片故事,发现很多国外的独立摄影师,就不是任何机构或者单位的人,《卫报》或者《时代周刊》买断了他们图片,然后又再授权给别人用。但是这样一个独立摄影师,这么一个报道,短则六个月,多则三五年,拍出来大概也就是不到30张图,做一个图片故事,摄影师也能保持在中产收入的水平。

  价格越好的地方,越容易出现独立摄影师。国内的环境很差,大量的摄影师还是依附于报纸杂志这样的单位,

  和国外相比,视觉中国对于中国的版权其实已经放宽的特别多了,只要买我图,有的时候不标注,是谁拍的都可以,但是在国外这一点就决不可以。按照我对中国市场的判断,一张照片大概是在一百美金左右,也就是六百多块比较合适。

  视觉中国在法务上没做错什么,现在它最让人痛恨的地方是它的商业模式。

  照片被盗却无法起诉

  名字:洋马儿

  职业:报社摄影记者

  从业时间:十年

  我相信任何一名摄影记者或摄影师都不会认为摄影是件轻松的工作。

  2018年8月,莫言,刘震云等著名作家来贵阳参加中国汉学家文学家的一个会议,我为了能拍到这些文学大咖不一样的画面,会议当天提前三小时到达他们居住的酒店附近,刚到酒店时,就遇见莫言与刘震云在贵阳花溪迎宾馆的梧桐大道散步晨练,两人有说有笑沿着大道转了几圈。

  因贵阳气候凉爽,即便在八月的炎热夏季,莫言甚至不得不在加件外套参加晨练。我怕下他俩散步的照片后,随即发在我们的新媒体客户端上,浏览量相当的高。

  后来,我将他俩散步的照片发在我个人朋友圈里,不到一小时,我的图片即被省内其他媒体盗用,正准备投诉,结果发现是我的前任领导直接从我圈里扒的图,因共事时我与他之间关系还不错,所以对这次的盗图行为,我也只能笑笑,不了了之。

  后来,贵州平塘天眼建设期间,我深夜拍了一张天眼星空图,照片很美,结果在去年被省内一家知名蛋糕企业盗用做包装盒设计,我决定起诉。

  在咨询相关律师后,我明白这是职务行为,得要报社出面维权才能有效,而盗图方也吃准这一点,对我的准备起诉持不在乎的态度,因为他们知道,报社是不会为这事打一场官司的,所以最后这事也不了了之。

  我自己拍的每一张照片,不管是工作中拍的职务行为照片还是平时自己街拍的完全个人所以照片,它们都像我的孩子一样,看到被人盗用,我会很难过。我希望市场可以尊重摄影师,尊重摄影师的每一张照片,摄影师要对照片呈现内容有敬畏之心,第三方版权机构等要对摄影师和照片心存敬畏之心。

  (应受访者要求,除林宏贤外,其他受访者均为化名)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真人线上娱乐官网)